首 页 | 市场原料 | 统计集群 | 纺纱织造 | 品牌推荐 | 人力资源 | 标准与检测 | 非棉与展览 | 节能环保 | 协会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协会之窗->会员天地->会员动态
华孚为纺织业抱团提出新模式

2018年即将画上句号,回望这一年,很多企业的发展让人颇感意外。这一年,一些耳熟能详的“明星企业”陨落了,比如ofo小黄车;一些形势一片大好的企业裁员了,比如美团。这些案例似乎都是互联网时代下兴起的企业,那么作为传统行业的纺织业呢?

对于经济形势如何,对纺织业有何影响,华孚时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伟挺说:“从全球角度来讲,经济增长的动能确实有问题,这是一个大的格局。但是从纺织服装的消费角度来讲,我个人认为中国、美国的情况还是好的,其他地方确实不太好。”

2018年,华孚一直延续着自己的发展轨迹,看得出企业并没有受到宏观经济的太大影响。今年恰逢华孚25周年,从年初开始公司举办了一系列活动。作为收官之作,近日,华孚在越南举办了越南华孚工业园开园暨“浙商绿尚小镇”项目签约仪式。将该企业一年的动作和变化细细梳理,似乎看到一种新的生命力要破土而出。

25岁的华孚在这一年做了什么?

今年413日,华孚时尚股份有限公司在浙江上虞迎来25周年庆典,同时,华孚上虞时尚网链总部开工奠基。网链总部项目占地97亩,地上面积10.4万平方米,投资10亿元,核心业态包括样品设计中心、产品供应中心、电商交易中心、品牌展示中心和时尚休闲中心,形成从样品设计、产品制造到商品交易的产业生态链,致力成为浙江,乃至全国时尚产业示范基地。

825日,阿克苏华孚100万锭色纺工业园暨10万吨染色工业园的开园仪式在新疆阿克苏举办。与此同时,阿克苏绿尚小镇与中国纺织小商品中心奠基仪式、浙江·阿克苏出口产业合作园启动仪式同期举行。事实上,华孚已在新疆投资12年。目前,华孚在新疆共有棉田8万亩;轧花厂30多个,年棉花加工能力20余万吨;染厂4个,产能4万吨;纺厂13个,110万纱锭,产能18万吨;棉花交易市场年交易量50万吨/年;控股阿克苏棉麻站和铁路专营线,物流吞吐量50万吨/年,构建了从棉花种植、加工、交易到色纺纱生产的高附加值供应链体系,实现了从棉花产业链、染色、色纺到终端产品、物流等的产业服务体系。

1215日,越南华孚工业园开园暨“浙商绿尚小镇”项目签约仪式在胡志明市举办,由此华孚为25岁画上完满句号。孙伟挺在开园仪式上表示,华孚在越南投资4年,总投资3亿美元,建设纱锭28万锭,色纤染色2万吨,研发中心2000平方米,配套生产生活设施11万平方米,已经成为华孚在东南亚的快速反应基地。2018年预计可实现营业收入1.5亿美元,解决就业3200余人。华孚将在越南隆安省建设浙商绿尚小镇,规划占地500公顷,3年建园、5年建镇。其中,华孚时尚将率先建设100万锭纺纱工业园及相应的染色工业园,第一期争取明年底能够建成。

据悉,华孚(越南)实业独资有限公司是隆安省目前最大的外商投资企业。为打造柔性生产线,满足高效、灵活、节能、环保的生产需求,越南华孚投资1.88亿美元,采用当前行业内领先的染色及纺纱设备。对此,孙伟挺说道:“随着全球服装供应链逐步向越南及东南亚集聚,越南华孚的投产可以提升越南、孟加拉国,以及中国香港和华南地区的交期能力。我们反应速度会整体提升,越南本地订单交期缩短12天,孟加拉国,中国香港与华南地区的订单预计缩短24天。可以说,越南华孚已成为公司承接东南亚市场的快速反应基地。”

产业互联网时代下的新模式

每次见到孙伟挺,他思考的都是产业如何与互联网嫁接的问题。他说他走访过京东,向阿里讨教,与这些商业模式最成熟的互联网企业相互切磋,就是想找出一个利于行业的解决方案,开创出产业的新格局。解决什么?解决行业难赚钱、前端集聚后端松散、库存、供求关系等众多问题。

孙伟挺说:“现在有两个力量其实可以改变当下格局。第一个是产业集中度,第二个是产业互联网。”

他还表示,在经济形势不太好的情况下,产业集中度提高将是一个趋势。如H&M、耐克、阿迪等全球知名品牌,对供应商的选择将更加谨慎,因为他们要选择与谁为伍才能提高竞争力。由于单个中小供应商技术、供货能力有限,这些大品牌要不就通过自身将中小供应商凝聚起来,要不就找大公司。显然,前者的难度高于后者。由此,大企业的发展会越来越快,中小企业的日子就更难了。

与此同时,像中美两国,消费互联网的极大发展会带动产业互联网的变革。移动消费时代到来后,消费变得更加个性化、多样化、碎片化。这样的消费结果跟行为变化,需要纺织服装产业想好如何去应对。

产业互联网跟消费互联网不同,消费互联网是B2C,如淘宝和京东它们通过流量获利,它们面对的是无数的消费者和无数订单,互联网前端和产业后端一定不对称,不对称的时候就容易集聚。而产业互联网是B2B,最重要的还是销量,解决集聚、满足一个个小订单后才能获利。面对这样的形势,甚至是单纯提高产业集中度都无法解决。孙伟挺表示:“我认为,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产业互联网去实现柔性工业,通过柔性供应,达到要多则多、要少则少,且速度加快的理想化状态。当然,这不是一天两天能搞定的。”

事实上,近两年华孚的新项目都在围绕柔性供应做文章,越南华孚就是其一。有了柔性,就有了快速反应能力,也就有了更多决胜的筹码。

时尚网链总部+若干个绿尚纺织小镇=?对此,孙伟挺早有规划:“时尚网链总部将与华孚打造的全品类生产小镇联动,建立集新型纱线、新型面料、新型服装、全球服装设计师及电商交易的垂直服装平台,真正解决后端生产环节的市场痛点,契合纺织服装产业发展新趋势,打造新供应链和新制造模式,开创时尚产业新格局。”

轻资产能否玩转纺织产业链?

近两年,华孚已在国内多个地方打造纺织小镇,这一次又将该模式移植到越南,而产业园为绿尚小镇打下了良好的产业基础。孙伟挺表示:“我们有信心,5年后的浙商绿尚小镇,集生产、生活、生态于一身,开启越南新型城镇化的先河。特色小镇概念其实从浙江开始的,可以解决城乡一体化,把农村尤其是城郊结合的地区打造成一种新生态。我们要把越南的浙商绿尚小镇打造成一个产业小镇,一个可以居住的小镇,同时还可能是一个旅游小镇。这对越南的经济、社会的发展也会起到示范作用。”

据估算,要做好这样一个小镇,至少需要一百亿。然而,在互联网思维中企业要轻资产上阵,而又搞产业又搞新型城镇,注定华孚走得不是一步轻资产的棋。对此,孙伟挺表示,我做过很多年的探索,做产业互联网,还得重资产或者轻重结合。

为什么要这样讲?因为只有“共享”才能做到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纺织业是制造业,不同于其他互联网行业,制造业需要共享印染、仓储、物流等,这就意味着需要产业聚集。而不同于传统的产业集群,将同类企业聚集,可能会形成更严峻的内部竞争;绿尚小镇是基于产业互联网,进行新制造模式的业态布局:这里以纺织服装产业为主导,以时尚元素为核心,贯通纱线、面料、印染、服装、家纺等纺织服装全产业链。核心内容包括:以印染为产业支撑,提供全产业链共享服务;以中央智能仓储为基础,打造智能化创新产业基地;以产业互联网打造柔性供应链,协同生产释放高效率;完善业态功能需求,打造生产、生活、生态一体的绿色时尚小镇。

他还谈到,产业互联网一个很大的障碍就是谁听谁的,因为每个企业都是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一个有经验、专业的‘链主’是必要的,如果没有线下产业集中的能力,很难去引导其他企业协同发展。而做线下集中,投资是很大的,只有你够专业,其他上下游的供应商才愿意和你一起玩。华孚之所以能做小镇、总部,就是因为25年我们只做纱线,产业上下游觉得我们专业,才愿意共同做事,搞共建。”

为了更明确产业互联网的理念,孙伟挺打比方道:“产业互联网相当于当年毛泽东上井冈山的做法——打土豪分田地,只有共享才能把所有中小企业武装起来、团结起来。目前,全球贸易与投资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逐步推进,产业转移速度正在加快;而新技术及其应用的有力支撑,把产业互联网推到了风口上。面对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华孚以25年坚持做好一根纱线的深厚积累,正在探索一条共享产业之路,集合各个品类的优秀公司,重塑新供应链,打造以绿尚小镇为载体的新制造链,实行市场化运作、协议化合作,实现责任共担利益共享。”

(来源:中国纺织报)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本网最新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37240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二环朝阳门北大街18号7层 邮编:100027 邮箱:ccta_bgs@126.com
电话:010-85229649 010-85229419 传真:010-85229649 2010 版权所有 ©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