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市场原料 | 统计集群 | 纺纱织造 | 品牌推荐 | 人力资源 | 标准与检测 | 非棉与展览 | 节能环保 | 协会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市场与原料->行业经济->棉纺织行业
阻击新型肺炎疫情中的棉纺形势探访

  当前,一场阻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人民战争正在全国打响。这场突如其来的病毒因恰恰发生于庚子年的新春佳节,所以,给社会稳定,国民经济运行等等都带来了很大影响。眼下,各行各业,全国各族人民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科学部署管控这场疫情,全力以赴严防扩张蔓延,保障民生,保证国民经济稳中向好发展。这期间,一定有专家领导对各行业在经受这场疫情下的形势走向进行评估分析,以资得出产业经济全面恢复运行后的决策部署路数。作为棉花产销经营行业一员,本人利用全民阻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延长的居家假期,对江苏多家涉棉企业,主要是中小型棉纺企业业主进行了电信询访。

  一、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给企业造成的影响评估。  

  同其它行业一样,棉纺企业同样面临开工延迟,生产进程及秩序改变,整个产销计划需要重新调整的问题。在苏中、苏北大多数棉纺企业中,计划年初复工时间因企业而异、因订单而宜,最早的如盐城大丰的某色纺厂计划年初四就开满班次,遇此疫情只得后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原定的供需计划也在新年期间与客户得以沟通理解。

  从各省、地市制定的防疫预案看,异地工人返厂工作节制因素较多,加上各地对密集型企业用工现场管控的要求明确,检查严格,异地员工推迟到岗将是普遍现象。在产业进程及秩序上,多数企业同样受到影响。节前节中业已编制完成的节后开工运行班次无法成行,整个运行流程秩序要等到疫情缓和后员工到位情况重新编制。

  江苏南通使用外地纺织产业工人较多,异地长时间居家不复工,员工会在各种信息交汇中选择薪酬高的同为异地企业同岗位工作,或者在家乡就近重新择业,故存在员工资源流失之隐患。江苏大丰大中街道顾某原先在江苏泰州一纺企挡车,近日闲赋家中与朋友手机聊天,结果相中一本地私营纺企她所熟知的工种,尽管工资待遇每月比在泰州工厂少了一、两百元,但因为离家近,她还是回掉了原本初四去上班的企业,决定就在附近纺织厂工作。顾某泰州工厂的原同事对笔者苦笑道,都是“疫情”惹的祸,顾某如果初三到厂初四上班,就不会在工作上“舍远求近”了。

  询访中,许多企业老总朋友告诉笔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出现导致的长假安排,对于各个产业型公司工厂的影响都是存在的。棉纺企业尤其是以做加工为主的苏北苏中地区密集型的中小型多元结构型纺企,他们多为上海、浙江、江苏、福建以及广深等地大型纺织服装及床上用品生产企业搞配套,正常靠订单、供货时间节点来维系,相互之间运作默契,有的互相合作多年,平时是很少“掉链子”的,有的运行模式沿用的“老套路”在多数企业已是“经年不改”。而这次尚不知何日出头的开工延迟,双方一上班,首先是要进行开车前的产需供应产品供销磨合。当然,这还要是在整个上下游全面衔接通畅的状态下,如果出现产或销某环节上的问题,或将对运行流程重新布局。至于市场行情、产品产销流量,企业认为暂时还说不清、道不明,但变化肯定有,只是市场变幻难测,大家都在观察期待中。

  二、关于具体复工时间的预测。  

  现在,比较普遍的复工时点是在2月8-10日期间,到目前还没有听到拟提前复工的信息。江苏射阳一纺企老总表示,凡是有使用外省市工人的纺企,开车复工时间现在都将无法确定,主要原因是各地地域性地点、交通的封闭禁行都是根据当地疫情现状制定的,有些出现疫情的乡镇、小区都已被封,何时开禁不得而知,若有员工在内,对方企业岗位运转即受影响。昨天,江苏交通管理部门发布通知,对一些通往市、县、区的高速出口进行临时关闭,江苏、山东等沿海省份纺企较多,且地处交通发达路道进出口处,高速出口多处关闭,员工、物流皆受影响,多数企业在2月上旬开车复工的可能性已不大,这样连同原春节放假,纺企实际停工时间已超过半个月。

  采访中,江苏盐城有纺织企业老总表示,如果订单要货急促,他们将在禁令放缓后,先行安排本地工人开车生产,其运行班次视产量要求、员工到位情况实时排定。当然这只是计划,湖北、江西、山东等地近日传来对疫情戒备森严的信息后,一些内地沿海棉纺企业心忧再起,因为,中西部地区纺织用工是他们的主体人力资源。

  不过,面对疫情,广大棉纺企业人士还是以识大体、顾大局的情怀,表示要严格执行党和政府的号召,积极支持防控疫情阻击战,决不拖整体战的后腿。江苏多家纺企、行业协会给远在异地的产业工人、企业发出公开信、倡议书,要求大家以大局为重,以民生安危为本,坚决响应号召,听从指挥,舍小家为大家,确保阻击战一仗全胜。笔者在采写本篇信息时,得到这样一则信息,即21个省份推迟企业复工时间,从而佐证着相当多的企业对企业复工的预计与阻击疫情实况的贴近率。

  三、企业面对未来的深层思考。  

  询访中,多数企业负责人不无忧虑地表示,这次疫情影响不仅仅体现在企业复工迟早、订单如何履约等等问题,更主要的是疫情走势对各行业内外经营特别是外贸经营的影响。企业表示,缺人可以惠招,工期可以追赶,但因为疫情形成的贸易挑剔就比较麻烦了。虽然一些中小型纺企较少拥有直接进出口贸易经营业务,但他们大多与上海、福建、广东一些知名、规模、品牌纺织品企业做配套,疫情的控制程度势必影响未来国际国内贸易进程流速质量,各国各企的贸易管控的力度分摊才是当下多数为外贸乃至内销企业做加工配套企业考虑最多也是最严肃的问题。

  笔者还了解到,春节前夕,业内曾有节后纺企补仓填库不尽积极的预测,这当然与社会上纺原资源供应充沛,企业在手订单并不拥挤等因素有关,现在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因难以明确中短期内的走势方向,企业补库及生产经营安排布局将趋于更加谨慎,在市场走势不明情况下不会有妄动行为,而在考虑节后生产已经铺足基础原料数量的情况下,企业恢复开车即大举购进原料的支持因素不足。

  就在近日,业间有人士通过春节前的棉花收储与市场走势,结合2003年的“非典”与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之后的棉市转折进行比较,其间无语顿悟。为什么?笔者以为,多年来的棉花市场运行起伏,已经无规律可循,更多的实质表现已不在常规把控中,市场的话语权更具且行且变色彩,今日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与昨日之“非典”过后的市场具象不一定就如出一辙,而且,经济增长方式、速度以及中美贸易首轮签约后的市场应变种种,都无先例或现成版本可比对,所以,坊间更多的预测观点是复工后的纺织市场运作在于跬步蹰行,观望多于行动,企业无理由支撑下的跨越式发展的可能性不大。

  (来源:棉花展望)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本网最新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3724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502039965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二环朝阳门北大街18号7层 邮编:100027 邮箱:ccta_bgs@126.com
电话:010-85229649 010-85229419 传真:010-85229649 2010 版权所有 ©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