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市场原料 | 统计集群 | 纺纱织造 | 品牌推荐 | 人力资源 | 标准与检测 | 非棉与展览 | 节能环保 | 协会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市场与原料->行业经济->棉纺织行业
棉花期货助推新疆涉棉产业开辟新天地

   引言:长期以来,由于棉花市场价格的“喜怒无常”,棉农和涉棉企业在棉花的生产、销售、经营各环节常常无章可循。同时,棉花在收购、销售、消费方面又过度分散,这让棉花生产经营一度成为高风险行业。但近年来,郑商所棉花期货对市场价格的形成发挥了积极作用,棉花期货成为管理棉花价格风险的有力工具。

  近日,期货日报记者在参与郑商所棉花品种“点基地”调研过程中,通过对涉棉企业、棉农合作社、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等“点基地”的走访和交流后发现,今年以来,行业内对棉花期货指导棉农和涉棉企业在棉花生产经营中发挥作用的认识进一步提高。在期现结合实践中,棉农、涉棉企业利用棉花期货的方式也有了更高层次的创新。

  1 参与棉花期货套期保值成为涉棉企业主动选择 

  长期来看,棉花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呈现较为一致的走势,并保持着一定的均衡关系。这意味着期货市场价格和现货市场价格即使出现分歧,也会向着趋于一致的方向发展。相对于现货市场,期货市场则更为活跃,这为棉纺织行业上下游利用棉花期货进行风险管理提供了条件与可能。而棉花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又对棉农和涉棉企业在棉花生产和经营方面发挥了积极的指导作用。因此,棉花期货近年来越来越受到棉农和涉棉企业的欢迎。

  期货日报记者通过采访参与调研的行业人士了解到,目前,在生产上,棉花期货可以引导新疆的广大棉农改变种植结构,调整棉花播种面积,减少生产的盲目性,避免产量或价格剧烈波动带来的不良影响,稳定棉农的收入。在经营上,通过观察期货价格,涉棉企业可以预知棉花的价格走势,并根据自身的经营情况,制定正确的生产经营策略,规避因棉花价格降低或升高带来的风险。同时,纺织企业在采购棉花时,也会以期货价格作为一个重要参考,当前点价销售、基差交易越来越多地成为纺织企业的选择。

  参与此次“点基地”调研的新疆阿拉尔市鹏祥棉麻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鹏祥棉麻)的控股股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棉麻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1年7月,2013年5月实行公司制改革,改革后公司注册资本4242万元,年销售额为45亿元左右。

  阿拉尔市是新建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师部所在地,该市位于南疆的中心地带,是塔里木河起源地、丝绸之路必经地。作为兵团向南发展的核心重镇,这里水土光热资源丰富,是新疆最早引进和种植棉花的地方。目前阿拉尔市正积极打造“纺织服装产业城”,已引进纺织企业近30家,累计纺纱量近200万锭,“十三五”期间预计达300锭规模。目前该市共有18个团场,棉花加工厂24家,棉花生产线58条。种植棉花180余万亩,年产皮棉30万吨左右。一师阿拉尔市所生产加工的皮棉均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棉麻有限责任公司统一收购销售。近年来,第一师棉麻有限责任公司经营总量在兵团各师排名中处于中上水平,疆内外400多家纺织企业使用其生产的“新农”牌棉花。

  据鹏祥棉麻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司主营业务就是棉花销售,参与棉花期货的主要目的是销售棉花,将期货市场作为一个销售渠道。其参与棉花期货的唯一方式是套期保值,以比较单一的核算成本锁定利润的套期保值为主。

  在利用棉花期货进行套期保值的过程中,公司面临的主要风险为流动性风险,即期货头寸难以迅速、及时、方便地成交所产生的风险。具体来看,如建仓时,难以在理想的时机和价位入市,没能按预期构想操作,未建立最佳套期保值组合。平仓时,难以用对冲方式进行平仓。

  另外,在交割方面,每年10月至次年2月为出疆运输高峰,该阶段运输费用偏高,南疆出疆运费在1000元/吨左右,出疆运力紧张,公司难以参与1月合约的交割。

  2017年9月19日,新疆地区挂牌了3个期货交割库,分别为新疆农资集团北疆农佳乐有限责任公司、石河子天银物流有限公司、库尔勒银星物流有限责任公司。“郑商所在新疆设立棉花交割库,并发布配套交割新规,将国内棉花中心从内地转向新疆,非常符合我国棉花产业链的变迁发展方向,使得郑棉价格更具有代表性和前瞻性,符合棉花期货服务实体经济的宗旨。同时,有利于新疆各涉棉企业更好地运用棉花期货这个工具,防范价格波动风险,有效提升企业竞争力。”鹏祥棉麻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在经营销售方面,鹏祥棉麻现今主要面临棉花现货难涨、期货难跌的问题。上述负责人介绍,2016/2017年度储备棉轮出延长一个月至2017年9月底结束。目前纺织企业生产用棉仍以前期拍到的储备棉为主,其库存维持至少两个月的用棉量。而近期纱线销售情况开始转淡,纱线市场行情明显下滑,纺织行业已是微利,使得纺织企业严控原材料采购成本。

  在此情况下,鹏祥棉麻考虑到在当前期货行情下,利用棉花期货进行套期保值的难度较大,因此公司目前暂持观望态度。但当郑棉主力合约到达合适的价格,公司还将主动参与棉花期货的套期保值。

  2 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创新棉花期货服务产业模式 

  当前,不仅涉棉企业主动选择参与棉花期货的套期保值,在利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的方式上,棉花行业也已经进入到创新模式的新阶段。除了利用棉花期货进行简单的价格对冲外,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的加入,给了棉农和涉棉企业更多样化管理风险的选择。棉农和涉棉企业不再需要亲自在期货盘上操作,而是以场外的期货定价方式签订合同,完成价格保护和风险控制。

  华信期货作为在新疆辖区内设立营业部的第一家内地期货公司,扎根新疆,在创新服务新疆棉花企业方面已有十多年经验。为更好地服务棉花企业,上海华信物产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信物产)作为华信期货全资风险管理子公司,于2013年4月28日成立,2014年开始成为郑商所棉花“点基地”企业。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华信物产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宗旨,从仓单融资、代理套保、联合套保、基差交易等方面服务棉花企业,为企业提供资金、人才、专业方案的支持,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在棉花期现经营方面,据华信物产总经理李辉介绍,从市场份额来看,2016年华信期货在棉花单一品种上成交量为407万手,2017年棉花成交量占郑商所棉花总成交量的3.2%。2016年华信期货棉花交割量与期转现数量合计7.3万吨,而今年至目前交割量与期转现数量合计已超过10万吨。华信物产棉花经营数量比较稳定,业务模式以基差自营交易与合作套保为主。

  在推动棉花期货功能发挥方面,今年华信物产通过“保险+期货”的方式对农三师49团进行定点扶贫,用创新的办法来保证农民收益。“今年我们跟农民签订的保护价格是15600元/吨,现在价格是14900元/吨。‘保险+期货’项目稳定了农民收益,农民也更积极地参与到项目中来。”李辉深有感触地说。

  其实,从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价格保险概念,并在2016年明确了“保险+期货”的价格保险体系以来,华信期货一直积极响应中央一号文件精神,试点“期货+保险”新模式,在新疆兵团与地方均开展了“期货+保险”的试点工作。2016年在农八师122团与中华财产保险公司试点保险+期货业务。2017年华信物产与兵团棉麻、太平洋保险(601601,股吧)公司在喀什兵团第三师49团进行“期货+保险”试点,并通过该项目对49团进行定点扶贫。

  此外,华信物产在新疆地区合作扶持的沙湾天鹰聚力机采棉合作社,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作坊到现在已经发展为沙湾县聚力机采棉社企联盟、国家级示范社、农业供给侧改革试点单位,通过“期货+订单”模式的大规模、持续性推广,以及资金的介入,实现了农户全年期货点价、一次交收,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农户权益。

  3、棉农通过新型合作社 

  自主参与期货套期保值 

  事实上,华信物产与沙湾天鹰聚力机采棉合作社的合作由来已久。沙湾县所处的地理位置优越,交通条件便利,积温偏高,日光照射时间长,水资源丰富,是新疆的棉花适宜种植区。随着推广机采棉种植得到农民认可,机采棉种植面积实现了全覆盖。但是,棉花产业链各系统不能有机衔接,出现了断链现象,造成机采棉品质价格低下,违背了市场供给侧改革原则。

  为了整合资源,优化棉花全产业链,使得各环节健康有序发展,本着提高机采棉品质、增加农民收入的目的,2007年8月新疆天鹰鑫绿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疆天鹰)注册成立,主要经营籽棉收购加工、皮棉销售等。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2008年,为促进企业与棉农高效利用棉花期货市场规避价格波动的风险,华信期货联合新疆天鹰试点开展基于棉花期货的订单农业,即在每年3月到9月期间,新疆天鹰将当日郑棉主力合约价格倒推折算成籽棉价格,按标准级向棉农提前预收10月采收的籽棉,在棉农签署合同并交纳一定履约保证金后,新疆天鹰在郑棉市场卖出保值,将风险转嫁至郑棉市场。待9月新棉收购后,不论届时现货价格是涨是跌,新疆天鹰均按约定价格收购棉农籽棉,保障棉农的利益。而新疆天鹰通过该模式,提前锁定了大量的资源,确保了公司经营规模,棉农与新疆天鹰实现了双赢。

  不过,由于棉农与新疆天鹰双方存在信用风险,多年来订单农业处于小规模试点阶段,没能形成规模效应。自2015年开始,随着机采棉的快速发展及国家对农民合作社的大力支持,为了更好地发展棉花产业,2016年4月由新疆天鹰牵头,注册成立了沙湾县聚力源棉花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该联合社现合作入驻企业、合作社已有20余家,建立了社企联盟,同华信物产建立战略合作,鼓励棉农参与期货点价,通过期货市场销售棉花。

  目前,新疆沙湾县逐步实行的“合作社+轧花厂+期货”这种新型经营销售模式,推动代表棉农利益的合作社成为市场经营主体,直接承担市场风险,赢取市场利润。在该模式中,棉农自愿入股合作社,自主决定如何参与期货套保,通过期货实现先卖后种,锁定种棉成本与利润,实现增效和有序经营,推动当地棉花产业健康发展及棉花种植结构的优化调整。

  另一方面,合作社与华信物产展开合作。农民专业合作社通过采棉机统一采收并将棉花存入新疆天鹰,新疆天鹰将该批棉花加工成皮棉,处置权归合作社所有。合作社择机委托新疆天鹰,新疆天鹰再委托华信物产在郑商所卖出保值,完成交割。这个过程中,新疆天鹰收取合理加工费,华信物产收取代理费用。该模式使棉农可以直接享受高等级棉花带来的升水,有利于增强棉农的优质优价意识。

  近期,兵团正在进行政企脱钩的改革,基本上按照专业合作社的形式,根据中央4号文件关于兵团的农业深化改革的要求来推进。李辉告诉记者,未来,华信物产将把新疆天鹰产业联盟的经验推广到兵团,通过场内定价与场外市场定价相结合的模式,实现兵团棉花的市场化定价机制。

  在此之后,华信物产还准备借助兵团改革,沿着“一带一路”,将兵团的种植技术与中亚的土地资源相结合,实现兵团农业技术输出,用中亚棉花产量满足国内缺口,实现国家纺织西移新疆的战略。

  “总之,随着郑商所棉花期货功能的完善,华信物产准备通过贸易方式的变化,定价方式的改变,创新服务的手段,一直沿着土地,沿着‘一带一路’到周边国家去获取农业资源,实现全产业链条的服务。”李辉很有信心地说。

  (来源:期货日报)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本网最新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37240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二环朝阳门北大街18号7层 邮编:100027 邮箱:ccta_bgs@126.com
电话:010-85229649 010-85229419 传真:010-85229649 2010 版权所有 ©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