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市场原料 | 统计集群 | 纺纱织造 | 品牌推荐 | 人力资源 | 标准与检测 | 非棉与展览 | 节能环保 | 协会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海外纺织
越南2018年GDP增速超7%

据《越共电子报》报道:越南纺织服装集团总经理黎进长在记者会上表示,越南纺织品服装2018年出口额达36亿美元,同比增长16%。该数字表明,越南纺织品服装业不仅在数量上,而且在质量上也实现了增长。值得注意的是,越南成为了世界第三大纺织品服装出口国,仅次于中国和印度。

1227日越南统计总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越南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为7.08%。这一数字高于6.7%的政府目标,创出2008年雷曼危机以来的最高增速。在越南生产智能手机等产品的韩国三星电子的出口表现坚挺。此外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以纺织行业为中心,把生产从中国转移到越南的行动也被认为产生了影响。  

黎进长表示,促进2018年纺织品服装出口的突破性因素是世界纺织品服装生产基地呈现从中国转移到越南的趋势。与此同时,外国大企业也看到了越南比印度、孟加拉国更好的投资机会。

基于上述结果,黎进长评价说,2018年取得的结果是连续多年落实各项战略带来的,其中包括投资建设国际级生产设施,采用绿色技术,关心劳动者,进而赢得客户的优先选择。

越南纺织服装业还有10年黄金期,将成东南亚全能型快速反应基地

近日,华孚时尚(002042)宣布,将在越南隆安省斥资25亿元建设年产能50万锭新型纱线项目,这是公司规划中的100万锭新型纱线项目的第一期。

华孚时尚董事长孙伟挺认为,越南的纺织产业未来10年仍是黄金期。公司选定的越南隆安省毗邻胡志明市,是连接越南东南部和湄公河平原的重要门户,经济区位优势十分明显,不仅为色纺行业带来丰富的水利资源,国际港便于外贸运输。

125亿建 “全能型快反工厂”

“中国企业要做大做强必须要走两条路:一条是利用中国14亿人口的优势,在紧跟消费升级的过程中做产业升级。另一条是‘走出去’布局全球市场”。以稳健谨慎投资闻名的孙伟挺称:越南,是中国纺织服装企业不得不布局的“一带一路桥头堡”。

根据华孚时尚1217日的公告,公司拟通过下属子公司华孚越南投资新型纱线项目。该项目是公司规划中的100万锭新型纱线项目第一期,产能 50万锭,总投资额25亿元人民币,投资资金来源为公司自筹资金。

华孚在越南已深耕四年。2013年华孚在隆安省设立子公司,成为隆安当地单体投资规模最大的外商企业,公司也拥有了首个海外生产基地。截至目前,华孚越南拥有业内领先的染色及纺纱设备,建成28万锭纺纱产能,染色产能2万吨,研发中心2000平米,配套生产生活设施 11万平米。

今年前十个月的营收已经超过去年。预计到12月底,可实现销售收入1.5亿美元,截至1215日,越南工业园项目全部投入使用。

新征程即刻开启。作为全球最大的新型纱线制造商和供应商,孙伟挺表示,华孚将越南公司定位为“东南亚全能型快速反应”基地,贴近国际大客户,生产标准化产品。相比国内,越南本地订单交期缩短12天,孟加拉、香港与华南订单预计缩短2-4天,可以通过质量差异化、产品差异化、成本差异化取得竞争优势。

目前华孚浙江、长江、黄淮、新疆和越南五大生产基地各有侧重,其中产能向新疆和越南转移的趋势明显。未来,浙江定位为中国的“意大利”,成为“时尚设计之都”,华孚在浙江上虞建立的“网链总部”是时尚产业示范基地;今年年底,公司在中国优质长绒棉生产基地新疆阿克苏的100万锭色纺产能也将陆续建成投产,发力国内消费升级和中亚、欧洲出口市场。

至于本次投资自筹25亿人民币的资金来源,孙伟挺表示,可以考虑从越南公司的自有资金和海外融资方式筹集,也不排除国内权益融资等方式。针对市场普遍关心的民营企业融资负债情况,目前华孚控股所持的上市公司股权并未质押,上市公司和集团负债率都保持在50%-60%的制造业健康水平上。

此前孙伟挺曾表示,公司产能扩张“不设上限”。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华孚时尚在产能达到188万锭,较去年同期同比提升12.57%,整体产能有望继续提升到200万锭。

2、跨国产业互联模式

1215日,越南华孚工业园正式开园的同时,华孚签约了一个“浙商绿尚小镇”项目。这是华孚继国内安徽淮北绿尚小镇、新疆阿克苏绿尚小镇之后,投资建立的又一“绿尚小镇”。

“近几年我们非常着迷于拆解ZARA的供应链架构,它的架构就是我们小镇项目所试图做的架构”,孙伟挺坦言一直在对标这家以“快速反应”著称的国际时尚品牌,揣摩其如何成为全球唯一一家能够在15天内将成衣配送到全球850多家门店的时装公司,在产品设计、生产制造、物流配送等领域一枝独秀。

孙伟挺认为,目前有两大力量在改变目前的纺织市场格局:一是产业集中度提高带来的聚集效应,市场倒逼行业加速洗牌,包括NIKEGAP等国际品牌都在寻找更强大的供应商来整合产业链资源;另一方面,集中度的提高仍然满足不了个性化、多样化、碎片化的消费需求,因此,提高实现供应链的“数字柔性”,产业互联网的崛起是另一股强大的力量。

因此,华孚越南也将尝试以绿尚小镇为载体,探索实行市场化运作、协议化合作,实现责任共担利益共享的“新制造链”,基于产业互联网思维打造柔性供应链,彻底解决“库存”的难题。

具体思路是:以印染为产业支撑,提供全产业链共享服务;建立以中央智能仓储为基础,打造智能化创新产业基地;以产业互联网打造柔性供应链,协同生产释放高效率;完善业态功能需求,打造生产、生活、生态一体的绿色时尚小镇。

据了解,越南“浙商绿尚小镇”规划占地500公顷。根据规划,华孚越南要“三年建园,五年建镇”。以纺织服装产业为主导,以品类供应链公司为核心,形成从纺纱、染整、织造到服装与家纺加工的全产业链小镇,项目规划工业产值242亿元。

资料显示,在下游需求疲软的大环境下,纺织产业的需求增长承压,产业内部结构调整明显,色纺等新型纱线在下游应用领域不断扩大,加之环保优势,在行业的话语权逐步增加。这对想当于“链主”的华孚尚时尚是个历史机遇。

“到越南和阿克苏来,成为柔性产链条里的某一个环节,订单我可以给你找,数据互通互联,合理进行利润分配”,孙伟挺近期亲赴北京等地为绿尚小镇“招商”,推进品牌、技术、市场渠道的进一步紧密联结,已有多家纺织服装上下游企业接过橄榄枝。

考虑到中小企业通过华孚越南园区“借船出海”实现海外布局的意愿强烈,越南的布局可能更快于国内。

3、“奔越”潮下还有“黄金十年”

在新疆产能建设告一段落后,华孚时尚立马转移中心,抓紧上马海外项目,大背景正是目前全球贸易与投资格局发生深刻变化。孙伟挺认为,贸易摩擦并不足惧,但越南依旧是纺织企业国际化必争的“桥头堡”之一。

目前,中国纺织服装行业产能持续向东南亚转移,除华孚时尚外,天虹纺织(02678)和百隆东方(601339)均正在越南北部增扩纱线产能;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也是发力重点,申洲国际(02313)将投1亿美元于柬埔寨兴建下游成衣生产设施。

华孚时尚表示,本项目建设可有效降低公司主要原料境内外差价对成本的影响,充分利用当地的政策优势、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优势及越南的区位优势,减少国际物流费用,有效规避关税壁垒,提高成本竞争力,扩大产能,提高公司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

“东南亚其他国家,比如柬埔寨、缅甸、印尼,都去考察过,我们认为目前越南依然是纺织行业投资的最佳地点”,孙伟挺称,尽管用工和土地成本在不断提升,但考虑到劳动力素质较高、良好的贸易环境和税收优惠政策等,越南纺织服装业还有十年的黄金时期。下一步,随着时机的成熟,公司也会跟随国际终端大客户推进在其他国家布局。

公开资料显示,华孚越南享受企业收入税减免优惠,自开始盈利第一年起头四年免征企业所得税及后续九年减50%征收企业所得税,同时,越南并无增值税。此外,加上越南“两头在外”的特点,在当地投资建厂既在进口端受益于全球低价棉的自由进口采购,又在出口端享受越南与纺织进口大国等优渥的贸易条件。

数据显示,2017年越南商品进出口额突破4000亿美元大关刷新纪录,其中纺织服装是主要类别。与此同时,当地政府在发展当地支柱产业上亦不遗余力,其中尤其明确:鼓励国内外企业投资棉花、纱线、面料等行业,补齐越南纺织原辅料高度依赖进口的“短板”。

隆安也是被认为越南最适宜外商投资的地区之一。隆安省委书记范文忍在浙商绿尚小镇签约仪式上表示,他曾3次来华孚考察工作,每一次都会看到很多新的变化,他同时承诺,“隆安会为投资者展开投资创造便利条件,并保证项目工程成功开展”。

4、资本之势,移技之师

在过去四十年的改革开放过程中,工业区模式成为孕育中国企业高速发展的土壤,如今海外产业园已经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少东南亚国家也开始利用工业园区的模式试图带动自身工业发展,当中国企业来到东南亚国家投资的时候也面临着是否进驻园区的选择题。

5、东南亚大力发展工业园模式

东盟十国的经济及人口结构各有不同,各国的劳动市场、工资、经济发展水平、投资政策及优惠亦不尽相同。虽然大部分东盟国家均以产业园区作为推动经济发展和吸引投资的主要工具。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估计,东盟地区共有超过1000个经济特区,其中包括893个工业园。单是在越南目前就有超过320个以制造业为主的工业园区,流入越南的外商直接投资约一半落户在工业园,可见工业园之间的竞争非常大。

对于来到这些国家投资的中国企业而言,不熟悉当地的政策、流程成为他们最大的障碍,进驻基础设施完善,管理良好的工业园区是初来东南亚国家投资的中国企业不错的选择。

“在工业园区,基础设施是比较好的,我们可以提供水、电、污水处理设备,对于企业来说,他们怎么建立自己的供水,供电系统,并且自己运营?——越南宝明工业区基础设施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阮文检

面对着遍地开花的工业园区,来到东南亚国家投资的中国企业,不得不思考究竟如何选择合适的工业园区进行进驻。

6、合自身需求,才是真的好

越南地形狭长,南北距离达2,000公里,以致南北越工资行情互异。一般而言,越南南部工资较北部略高,近年来,因物价高涨,越南南部工人工资行情随之急遽上扬。纺织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劳动力人口和人工成本使得中国的纺织企业更乐于选择在越南北部投资。

“我们需要相对充裕的工人到我这儿来工作,那实际上我们现在在的越南北部的工业区,周边人口密度实际上已经超过了我们国内江苏靖江的人口密度。”——裕纶越南纺织染有限公司总经理 胡译

在越南的部分园区在排污指标还没有跟上实际生产的要求,想要发展印染工序的企业,选择具有排污许可的工业区进驻,也是企业根据自身发展需求做出的选择。

“我们的制衣和织布的这样一个生产环节来讲,我们的主要一个环境的问题主要是涉及到水排放,污水排放。”——盛泰集团越南制衣及衬衫制衣总经理 张晓辉

除了入驻越南的工业园区,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在园区之外的地方自己建厂,并且随着自身产业链条的慢慢完善,形成了新的工业园区。

7、自建园区:发展进行时

在印尼,绿壤工业中心工业园区占地1600公顷,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由印尼本地华侨和来自日本的企业投资建设,最早进驻园区的多是来自日本的汽车零部件丶家电和日用品制造商,因为印尼市场被日本视为重中之重。

而一家来自广西的国有企业,选择在绿壤工业中心购买土地,建起了“园中园”。小园区的产业定位,也相应设定为机械制造、建材、电子信息、仓储物流服务和新材料等相关产业。

园中园模式,不仅让中国投资者既享受到现有的印尼工业区优惠和便利,也减低投资的风险。印尼土地规制的原则为“土地私有”,变动性强是主要特点。企业入驻大园区,需要一次性购买土地,在小园区,合作区公司可以入园企业提供了多样化的土地购买及使用方式。

企业自己在海外建立园区的模式,也是近些年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的一个新趋势。

 “从工厂到工业园的这种模式,是一种非常稳健的模式,它是基于现实迫切的需求成长起来的,所以它不需要考虑招商的问题,它本身的成长就是他的商业扩展的过程。”——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副总经济师 梁晓晖

大部分东盟国家均希望利用产业园区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模式作为推动经济发展和吸引投资的主要工具。而来到这些国家的中国投资者,是否选择在工业园区投资,以及选择什么样的园区进行投资,还是在园区之外搭建自身的产业园区,都是企业带着自己的资本,寻求最符合自身发展需要的选择。

来源:纺机网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本网最新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37240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二环朝阳门北大街18号7层 邮编:100027 邮箱:ccta_bgs@126.com
电话:010-85229649 010-85229419 传真:010-85229649 2010 版权所有 ©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